1 2

分享

[日語] そこに愛はあるんか~淺談翻譯血淚

大叔前陣子在對「FATE」這部風靡萬千粉絲毫無基礎知識下,跟朋友去看了《FATE HEAVEN’S FEEL Spring Song》,所以也打開了串流看了《FGO 巴比倫尼亞》,發現一件非常有趣、在翻譯上的趣事。
(先我完全不FATE的世界觀,是以看熱鬧跟在大螢幕為了聽AIMER的歌的心態進入戲院)
《FATE HEAVEN’S FEEL Spring Song》非常精彩、精湛,部分台詞翻譯為了詮釋角色的心態,把台詞中日文隱含的意思、甚至是配合角色的處境而做了相當大的努力,雖然大叔看完有一種「其實可以不用翻這麼多」或是「翻太多了」的想法,不過可以濃濃的感受到這部電影在翻譯上的用心,也就是所謂的「愛」(?)。
所以當大叔打開《FGO 巴比倫尼亞》對於其精簡的翻譯有點感到「!」的驚訝,但是第0集有一句「ガルデアスの火が…」的翻譯「伽勒底失火了」感到一陣錯愕,首先是大叔對於「ガルデアス」一點概念都沒有,所以上網了一下發現日本網友的註釋是「ガルデアス的火如果滅了,表示人類在那個時間點會滅亡,歷史也不會繼續」,也就是,大叔猜測「ガルデアスの火が」後面接的應該是「ガルデアスの火が…消えた」「伽勒底的火滅了」(熄了、消失了)之類的
大叔要的,倒不是指責什麼翻譯,因為大叔在翻譯上也有過血淚史,也被網友砲轟到體無完膚之故,所以大叔今天要講的是,「翻譯不翻譯」的一些經驗。
大叔第一次參加翻譯工作是在快20年前的事了,當時其實並不是單純的翻譯,而是日本某大廠的網路遊戲被大叔所在的公司代理到,大叔當時因為會點日文所以被指派加入這個營運團隊,但是一個大型網路遊戲動輒數十萬字的容需要翻譯,長官們也很明快的決定「找個翻譯社翻譯」,因此大叔一開始的工作反而是以一個企劃在營運環境的建置上當顆小齒輪,大多在翻譯技術文件以及跟程式端合作比較多。
後來第一版的翻譯來了,因為大叔得整理文件貼到資料庫表格後讓程式上線,所以在整理格式時看到的譯文是「慘不忍睹」;於是大叔向上自薦,讓我來負責校譯,從此就是一個同時要弄營運、又同時要處理校譯的悲慘生活。
大叔發現到當時的翻譯最大的問題有幾個,首先講到第一個就是:
「從專有名詞就可以看出譯者有沒有玩遊戲」
翻出來的名詞多半不是遊戲的用詞、更別遊戲的專有名詞,什麼回復藥之類的,甚至會有過譯,像「モーニングスター」,在武器上穿了就是把「流星鎚」,但是有些譯者會翻譯成「晨曦之星」,美。
(如果今天這把武器是高等寶具,大叔絕對採用,但如果只是階級一的白色武器或是灰色武器,那還是用『流星鎚』就好了)
第二個問題:「原文的案格式」
很多需要翻譯的部分,是直接輸出資料庫的案,所以到的狀況會是「上一格的資料跟下一格的資料並不是有關或是連貫的」,或是「ID: 1001這一行的容後句是ID:1999」,中間可能十分跳躍,在原文很大量的情況下,翻譯社必定是切成好幾個譯者翻譯,因此可能明明是同一個故事,或是上下相關的台詞,因為切割的關係變成是兩個譯者在處理,所以造成的狀況就是得「放入遊戲之後才能知道整個翻譯順不順」。
基於上點,就衍生了第三個問題:「名詞不一致」
當年對於翻譯社,特別是收費較便宜的翻譯社,建立「共用名詞庫」是不可能的,更別負責收發譯文的人會處理第一次校譯,再來委託方通常會訂的一個時程是不太可能好好完成翻譯的時程,還有那個價格之可憐,所以要求「要譯者好又要譯者收費收得少」是不太可能同時成立。
當然在大叔時間緊迫的情況下,只有先從翻譯武器、道具、人物、怪物這些單一名詞之後,再去校譯遊戲劇情,但是迫於上市在即,只能一部一部的做,然後在每次更新時起做改版,所以當時應該有玩家會發現「故事怎麼不一樣了」的狀況,當然,這些都是可以克服的,但就在大叔以為可以這麼順利進行下去時,出現了更多大叔無法掌控的客觀影響。
第一個就是「玩家的反饋」
當時有些玩家會拿著日文原文來「這個怪物明明就不是這個名字,翻譯好爛」,這種情況在遊戲中特別會發生。
舉個實例,以「鳥人」這隻怪物來看,大家熟知的翻譯可能是「哈比」或「快樂女郎(疑)」、原文是「HARPY」、「ハーピー」、,但是,「HARPY」是「英文」!
而遊戲中最常出現的是什麼,改顏色換個名字就是外一個怪物,但最可怕的是在遊戲的原文出現的「鳥人」類怪物分別是「希臘文」「拉丁語」「法文」「英文」的名字的「片假名」,翻成中文全部都是「鳥人」。
這時候要怎麼翻,像大叔當時只好用屬性來翻譯,「X風鳥人」「地X鳥人」等,好死不死其中有些怪的原名確是不同怪,但是為了講求一致,上頭指示舊照這個路線下去,當然結果有好有壞,好的像是「水藍鼠」「大地鼠」這些名字竟然變成了商品還大家都覺得很可愛,但有些當然是被罵得狗血淋頭,所以才會有一次更新後怪物名字被大調整。
外還有日本進度較快,所以玩家拿著日本新開放的進度的圖來罵「你看,日本明明就是叫做這個名字,你們為什麼又錯翻譯」,基本上兩隻是不同時期開放的怪物,只是圖鑑使用一樣的圖,但是在故事上是完全不同的兩隻怪,而且新的那隻怪基本上只有那個地城才會出現,但是就算是這樣解釋玩家也不會認為他錯了,基本上這種也就不用理他了,個領域沒有民間的專家
一個最無法掌控的就是,「來自高層的壓力」
大叔當時只是一個月入不到三萬的小企劃,除了高壓力跟高工時,第三高大概就是每天找大叔開會的人層級都很高。
其中有個名詞如「開きもの」,大叔後來校譯改成「開創者」、「開者」,因為大叔手上的設定資料,並沒有講到這個名詞是什麼意思,所以為了帥,大叔用了「開創者」。
當時上面就「這個不帥,把它改成『傳中的勇者』
外一個案例就是這個品的名稱,當時這些品名稱需要經過上層的層層鑑定跟把關才能通過,所以大叔想的「天地之門」「時空之門」「命運交錯之門」全部被駁回,第二次大叔只提了「勇者GOGOGO」,當然這些都不受到親,於是上層使用了自己討論出的名字。
而以上的現象,一直到大叔負責第二款同樣日本公司的大型網路遊戲後,還是會出現,只是有些地方大叔經過了震撼教育,自然是能避則避,只是「來自高層的壓力」一直是避無可避,最後也讓大叔離開了這家公司。
很簡單,離開的原因是覺得愧疚,一是對不起日本原廠的栽培,當時日本原廠對我非常親切,甚至在知道我只是個做遊戲的菜雞之後,傾盡全力來教導我怎麼做遊戲、營運遊戲,可以說在遊戲營運跟製作這一塊,都是日本教我的,不出國就有這個福利,多好。二是對不起台灣老的栽培,雖然老闆很囉唆,但他真是個好老闆、好人。最後是覺得對於玩家感到愧疚,明明是當年這麼恨的玩家,在沒辦法取得第二款遊戲的後續容後,我竟然感到「要是自己能做得更好的話」的愧疚,真的是「青春」
附帶一提,當時跟我合作的程式人也非常好,我在遊戲程式面的知識,幾乎都是他教我的,從資料庫到伺服器建置等,甚至還有做人做事的道理;當時碰到的日本人同事也教了我很多,特別是跟日本人相處的訣竅,所以大叔之前都能騙到日本客戶,也就是因為有這麼一位日本人恩師。
總之,大叔這篇只是講到翻譯的苦,有些是翻譯的功力不好,有些則是外在的因素讓翻譯的成果不好,特別是現在大家流行考證照,而參考書也是越來越精簡,像有些文法明明有三四層意思,但是某些參考書只介紹了常用的那種,所以也會發生「其實譯者才是對的」;也有些像是「村上春樹」的作品,譯者為了達到原作的意境而增譯,也是讓死忠的讀者會不高興;而為了配合鏡頭切換時間的影視作品,更常會出現減譯的狀況,但這部分也一樣會讓觀電視。
大叔到現在,非常佩服緯來日本台的翻譯「意芙」,首先翻譯非常精準、譯文用字也是非常美麗,也因此緯來日本台的譯文幾乎是可以完全信任,跟其他的日本台相比對是好上一個次。
大叔也不知道這位「意芙」是一組人還是一個人,但出自「意芙」之手的譯文,同時兼具了文學性以及正確性,到目前為止大叔在看日劇時,如果到跟翻譯有出入的解釋時,都會想辦法看緯來的翻譯。
至於有些翻錯的,我們也就不用討論了,錯就是錯,錯了就認
備註:
そこに愛はあるんか
是日本一個效費者金融廣告的重點口號,也就如此而已。
#FGO
#FATE Heaven's Feel
#翻譯甘苦
#日文翻譯  #網路遊戲 
分類:娛樂

中年離職卻因為新冠病毒無法前往日本到職的40路大叔,趁著看不太到終點的閒散日子,考了個日本語文學系研究所充實自己。也想起當年在「小葉日本台」的討論區看日劇寫心得的日子。簡單介紹一些劇評跟日文還有社會現象,胡言亂語。我的粉絲頁https://ppt.cc/fsqS6x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